问卷

谢谢 @L’impossible  阿翎点名,好几年前也填过一次,不过现在看着这些问题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就不要脸地再玩一遍x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长弦。弦是当年开始写同人时给自己取的昵称,长是随便从前一个ID里抓上去配的(等等)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小学四年级。一年后上了贴吧,开始写同人,当时应该是觉得自己去给笔下的人物创造各种故事很有趣。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我不知道。翻了一下六年前填的问卷,那时候就不知道了...

【头文字D/凉拓】Liebesleid(中)

(中)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泰戈尔《飞鸟集》


     已经是最深的子夜,就连最后一名热爱山路的赛车手也离开了秋名山。道路两侧的树木只剩下僵硬的枯枝,静静地与同样无言的冬夜对峙着,要在这里坚守到尚且毫无迹象的春日。
     而就在这万物阒寂中,却突然闯入一道独特的引擎声浪,尖锐高亢,猛地叫醒整条山路。两道车头灯也像两把分开的利刃,深深地扎进夜色里。全力奔驰的白色FC在残留着积雪的路面上滑行通过一个又一个...

【头文字D/凉拓】Liebesleid(上)

*MFG背景设定下的凉拓。

*随缘写的短篇,目前没有糖。

(上)

在我所做的一切事中,
分离是唯一不可避免的。
                     ——耶胡达·阿米亥《在我最坏的梦里》

  排气管轰鸣的声浪和轮胎的尖叫回响在黑夜下,它们横冲直撞,明明愤怒得找不到方向,却在下一刻突然陷入了无边的死寂里,只剩下赤城山料峭的夜风。
  心里立时就有一个声音提醒他,是AE86...

【崩坏3rd/奥托中心】Letter

*奥托中心短篇,有一点点点点的奥瓦;

*我流奥托,反正诉衷肠是不存在的。

***

 
  “亲爱的瓦尔特:
  “展信佳。这可能会是‘小丑阿尔法’最后一次给老朋友写信了,哪怕看在这个份上,也希望您能够读完这封信。”
  
  此时此刻,夜晚已在维也纳的怀里悄然安眠。
  这是一座气质奇妙的城市。从郊外的阿波卡利斯庄园望去,刚刚自大战中恢复的虹霓下的它仍是一身华服,既像未曾经历风霜摧折的少女,目光清澈笑容甜美;又像饱受世间冷暖的老妪,拥抱的双手温柔且无力。
  
  而这座庄园的主人,天命组织的掌舵者——奥托·阿波卡利斯——也是此时此刻的写信人,将手中的鹅毛笔蘸取了墨水后又继续不疾不徐地写...

【头文字D/凉拓】Illumination(21)

朋友们,我弦汉三又回来了!

(赶在年更前)

(住口吧)


*


Chapter 21


  被无数人期待着的,属于追逐与超越的赛车之夜终于又一次到来。

  入夏后茨城一直持续着闷热潮湿的状态,空气感觉黏糊糊的,连那么一丝可怜的清风都动弹不得。

  

  山道沿路被观众围得水泄不通——尽管Project.D已经不会在赛前公告比赛的时间地点等信息,但身在圈子里的人只要有心一打听,还是瞒不住的。

  “大辉,你觉得社长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他是在暗示Project.D有可能会赢下Purple Shadow的两位前辈吗?”此时站在一个弯道旁的酒井和二宫大辉当然也属于这些圈内人,...

“世人啊,冀以锁系神明!”(FGO第七章通关感想)

*以下涉及大量剧透。


——————


  “人世已不再需要诸神的庇护。为了证明这点,本王筑起了城塞,你们也回应了本王。本王并不认为这是错的,而最后的考验以最为极致的姿态显现了。现在正是否定起源之神,开启吾等人类时代的时候!听清楚了,本王的精锐们啊!

  “这是真正与神的诀别之战!将你们的性命献给王吧!哪怕只剩最后一条生命,都将用于向后世传达吾等乌鲁克的荣耀!”

                     ...

2017年总结

感觉很久不写总结了,之所以会想起来是因为前段时间整理onedrive发现了自己以前时不时会写的关于写作的总结,感慨之际决定今年一定要给自己写个总结。

回看这一年,总觉得变化极大,又觉得自己毫无长进,一事无成。放弃考研,彻底转行,和客户和供应商和合作方打交道,政府部队社区事业单位院校企业(还进了趟拘留所的监室),谈不上见多识广,也勉强算是三教九流都接触了一遍。想起来倒是不曾违背自己半年前决定转行的初衷,然而依然感觉茫然。

虽然对外也对自己说既然决定了就没什么回头路(冬至时候我爸甚至还和我提希望我继续考研),也有了对工作的下一步目标,但还是会担心是自己习惯性头铁。思来想去只能结论为书读得太少想...

【FGO/兰高】Northwind(1)

*游戏第六章背景;

*私设很多,力求不与游戏及蘑菇日记有冲突。


(1)


  圣都终于再一次回到了眼前。
  高耸的城墙一如记忆中纯白无垢,它巍然撑起这个骑士们仍不能十分适应的干燥荒芜的世界一角。从居高临下的王城望下去,整座圣都仿佛一只被遗忘在沙岸上的蚌贝,外表依旧闪耀着本应远逝的理想的辉光,内里却已空空荡荡。而此时持续在议事厅中的沉默就像那一粒掉入其中的难堪的沙子。


  “喂喂,兰斯洛特你是不是还没睡醒,说话可是要经过脑子的啊,”最先打破僵局的是莫德雷德,她看起来毫无顾忌,“我就算啦,你干嘛还自请离开圣都带兵游击作战?喂,高文你也说两句啊——”
  站在莫德雷德身边的金发骑士...

【FGO/兰高】Ash Statues

  又起风了,扑面而来的沙尘里混着令人作呕的铁锈味。它们毫无差别地掩盖上那些阵亡的士兵的身躯,以这冷酷又温柔的方式为刚才的那场大战落幕。

  兰斯洛特朝着圣地的方向望了一眼——已经彻底打败了狮心王理查一世,按照计划下一步就是进驻触手可及的圣都了,然而在这样的天气下即使是从者也难以看清它——随即便将目光收回到眼前的战场上来,几名士兵还在做着最后的清点工作。他掀开面甲,环顾了一圈,发现除了之前就生着闷气带兵追击的莫德雷德和仍在监督等候收尾结果的阿格规文以外,还少了一个人。


  胯下的战马晃着脑袋,不安分地打了个响鼻,他顺势一拨缰绳,匆匆向身边的副官交代了一句便朝着偏离圣都的西北方纵马离去。...

【FGO/伯爵贞德】Man in The Tower

*监狱塔背景。


***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人类魔术师的身影就仿佛海潮涌起的泡沫,转瞬就碎裂消失在面前。

  然而这个想法好像在哪里让Avenger感到极为可笑,于是他就站在空洞阴冷的审判之间里——魔术构筑的死地竟也真的能让人感到钻进骨头缝的冷,就好像这的确就是那座伊夫堡无疑——无法克制地发出一连串低笑。

  

  “……你还在愤怒吗?”少女的声音突兀地在身后响起,虽然并不太远,然而听起来总有点虚弱无力。

  闻言,被凶暴的黑焰加身的复仇者只是收住了笑声,没有回头,也没有立即回答。

  持续的沉默,原本飘扬的洁白战旗都暂时噤声了。这座看不到尽头又狭窄无比的“伊夫堡”在摇...

【阴阳师手游/狗博】Preserved Roses

ABO,全文4000字,后半是车。

雷点预警:这是OxA的车,大天狗是Omega,博雅是Alpha。各单位请注意退避。

已经把车的部分弄成超链接了,请各位乘客自行选择喜欢的座位并系好安全带w


如果可以接受,就往下拉吧。


  拎过被雨水淋湿的武器包,快速清点了一遍手中现存的枪弹甚至是匕首,确保遇到任何情况都不会处在手无寸铁的劣势里,源博雅才稍微放松一口气,抬起头看向坐在火堆对面的大天狗。

  山洞外的雨还在持续,打在热带丛林里那些茂密又肥厚的叶子上,淅淅沥沥的,一直落入到无边无际的夜色深处。

  

  安静而逼仄的空间里,一时间只有火堆毕毕剥剥的响动,以及那若有似...

©Imaginaerum|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