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兰高】Northwind(1)

*游戏第六章背景;

*私设很多,力求不与游戏及蘑菇日记有冲突。


(1)


  圣都终于再一次回到了眼前。
  高耸的城墙一如记忆中纯白无垢,它巍然撑起这个骑士们仍不能十分适应的干燥荒芜的世界一角。从居高临下的王城望下去,整座圣都仿佛一只被遗忘在沙岸上的蚌贝,外表依旧闪耀着本应远逝的理想的辉光,内里却已空空荡荡。而此时持续在议事厅中的沉默就像那一粒掉入其中的难堪的沙子。


  “喂喂,兰斯洛特你是不是还没睡醒,说话可是要经过脑子的啊,”最先打破僵局的是莫德雷德,她看起来毫无顾忌,“我就算啦,你干嘛还自请离开圣都带兵游击作战?喂,高文你也说两句啊——”
  站在莫德雷德身边的金发骑士...

【FGO/兰高】Ash Statues

  又起风了,扑面而来的沙尘里混着令人作呕的铁锈味。它们毫无差别地掩盖上那些阵亡的士兵的身躯,以这冷酷又温柔的方式为刚才的那场大战落幕。

  兰斯洛特朝着圣地的方向望了一眼——已经彻底打败了狮心王理查一世,按照计划下一步就是进驻触手可及的圣都了,然而在这样的天气下即使是从者也难以看清它——随即便将目光收回到眼前的战场上来,几名士兵还在做着最后的清点工作。他掀开面甲,环顾了一圈,发现除了之前就生着闷气带兵追击的莫德雷德和仍在监督等候收尾结果的阿格规文以外,还少了一个人。


  胯下的战马晃着脑袋,不安分地打了个响鼻,他顺势一拨缰绳,匆匆向身边的副官交代了一句便朝着偏离圣都的西北方纵马离去。...

【FGO/伯爵贞德】Man in The Tower

*监狱塔背景。


***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人类魔术师的身影就仿佛海潮涌起的泡沫,转瞬就碎裂消失在面前。

  然而这个想法好像在哪里让Avenger感到极为可笑,于是他就站在空洞阴冷的审判之间里——魔术构筑的死地竟也真的能让人感到钻进骨头缝的冷,就好像这的确就是那座伊夫堡无疑——无法克制地发出一连串低笑。

  

  “……你还在愤怒吗?”少女的声音突兀地在身后响起,虽然并不太远,然而听起来总有点虚弱无力。

  闻言,被凶暴的黑焰加身的复仇者只是收住了笑声,没有回头,也没有立即回答。

  持续的沉默,原本飘扬的洁白战旗都暂时噤声了。这座看不到尽头又狭窄无比的“伊夫堡”在摇...

【阴阳师手游/狗博】Preserved Roses

ABO,全文4000字,后半是车。

雷点预警:这是OxA的车,大天狗是Omega,博雅是Alpha。各单位请注意退避。

已经把车的部分弄成超链接了,请各位乘客自行选择喜欢的座位并系好安全带w


如果可以接受,就往下拉吧。


  拎过被雨水淋湿的武器包,快速清点了一遍手中现存的枪弹甚至是匕首,确保遇到任何情况都不会处在手无寸铁的劣势里,源博雅才稍微放松一口气,抬起头看向坐在火堆对面的大天狗。

  山洞外的雨还在持续,打在热带丛林里那些茂密又肥厚的叶子上,淅淅沥沥的,一直落入到无边无际的夜色深处。

  

  安静而逼仄的空间里,一时间只有火堆毕毕剥剥的响动,以及那若有似...

【阴阳师手游/狗博】不过千秋(5)

博雅的新皮肤好看,看一眼就有动力写五百字x


*


5.劫


  酒吧内光线昏暗,从大敞的门外照进来的晨光也是有气无力的阴沉。吧台后的酒柜上整齐地罗列着各类酒品和器皿,一只空荡荡的玻璃杯不知所措地孤零零立在台上。

  源博雅伸出手轻轻拂过一旁的桌子,意外地沾上一点水。他于是又把手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发现那竟是残余的酒水,似乎是还未来得及打扫清理过的模样。然而整个酒吧不仅空无一人,甚至只让人感到沉甸甸的、实质般的死寂,与面前的景象一起,扭曲成一股不祥的突兀。

  

  “你刚才说,这里是因为阴气过于浓重,形成了漩涡所以将阳气彻底压制了对吧。”博雅沉吟着道:“但这里...

【头文字D/凉拓】Illumination(20)

越到死线我越浪!(。)


*


Chapter 20


  “凉介,增加的备用轮胎和其它零件这个我明白,不过这个多出来的电动车是做什么用的?”史浩拿着那张车队用品清单翻来覆去地确认。

  正坐在投影屏幕前反复观看赛道录像的车队领队并没有回过头来,依然专心在阅读赛道细节上:“是给两位车手用的。”他稍微调整了坐姿,左手握着遥控器,右手则支在了头的一侧,荧幕的冷光和道路蜿蜒的影子一帧一帧地在他眼底流连而去。随后他又补充解释道:“他们俩都非常注重感性的体验,赛道的录像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想让他们尝试亲自用眼睛甚至是手去感受赛道的状况,慢慢积累对比赛的理解。”

  了解他的意思后,史浩只...

【阴阳师手游/狗博】不过千秋(4)

断断续续写了一天,依然无大纲作业,写到哪儿算哪儿,如果坑了我会丢个大纲和结局出来(喂)

设定越扯越多,我有预感等新剧情出来一定会被打脸……


4.玲珑局

  


  源博雅双眉紧锁着,然而对面唯一知晓所有事由来龙去脉的人已经悠悠然地喝完半杯茶了。

  安倍晴明的故事讲得极其蹩脚,各种缘由发展被他掐头去尾,只留了个开头和结局,听得人云里雾里。他直觉到大天狗以及黑夜山与一些事有极为重要的关系,但看晴明这样子,显然是不会彻底说清楚的了。博雅只好暂时让自己忽略它们:“所以,现在饿鬼的出现,是因为有人试图再次打开阴界之门颠覆秩序?”

  “我不能确定,但有很大的可能,因为当年...

【阴阳师手游/狗博】不过千秋(3)


  3. 风声
  
  
  最后源博雅的跑车还是被暂时留在了黑夜山。哪怕大天狗真的无证驾驶,他也做不到开着车往来阴阳两界。更何况大天狗其实并不会开车。源博雅也无所谓,他想,要是一个传说中的神明都会驾驶,那未免也太接地气了。 
  
  重新回到人间,万家灯火和碌碌匆匆立时令骨子里的紧绷感稍稍松懈。城市总是如此,来来往往的人潮裹挟着熟悉的乍暖还寒。源博雅先是看了看手表,结果却发现上面的指针们停留在了他进入停车场的那一刻,于是只好掏出手机校对。
  
  而一旁的大天狗则在他动作的同时,默默地放开了握在他手腕上的手。他微微抬起头来,往前方那座现代公寓高层的一扇黑漆漆的窗户看了一眼。他刚要开口——  
  “对...

【年终】2016总结

看看今年都挖了多少坑填了多少土以及,又爬了多少墙(不)


  • 那些新挖的坑


填完的:

杀薇《一次关于杀生丸的品种的讨论》

牛及《Brevity》

牧藤/青黄混合《Crossroad》

赤安《深渊》

赤白《Battlefield》

凯哈《最后的战役》

维布《吻手礼》


没填完的:

赤白《间歇回忆》(……)

凉拓《SAVE》

狗博《不过千秋》


  • 那些撒了土的


凉拓《Illumination》(持续缓慢撒土中)

费红《I’d Love...

【阴阳师手游/狗博】不过千秋(2)

为免误会:本文除了狗博之外,没有任何副CP。


除非开车,不然也可以当无差来看。而且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车……写到哪儿算哪儿吧。


***


2. 微光


透过单向玻璃看到眼眶通红、话也说得断断续续,中途甚至哭得几次要昏厥过去的妇人,即使源博雅已经为了追查阴界和饿鬼的古籍记载而一天一夜没睡,也没有分毫的不耐。


他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侧脸的线条绷得有些紧。


刑侦特别课是阴阳道隐入幕后之时所创立的特殊机构,专管人间的鬼怪作肆之事。他们的调查都必须极为隐秘,乃至不能对受害者身边的人说出任何真相。等到问话结束,他们还要将这位失去唯一的女儿的妇人的记忆进行修改。...


【阴阳师手游/狗博】不过千秋

才发现刚才用子博发了,对不起两位给我评论的姑娘(土下座)


***


1. 初见和再遇


“……前辈,到了。”


坐在副驾驶的源博雅应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在不停旋转闪烁的警笛中轻巧地分开围观的人群,伸手抬起警戒线一弯腰钻进现场。与他同车的课里的新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踉踉跄跄地挤了进来,喘口气定睛一看,年轻的前辈已经站在前方一边戴着手套一边听着最先出警的警员的汇报,途中还微微皱眉往他这里看了一眼:“山田,快点,别磨蹭。”


“是、是!”


这是一栋相当有年头的旧式旅馆了,一走进来就能闻到那种上年纪的木头特有的破旧迟...

【圣魔之血/维吉尔x布丽姬二世】吻手礼

维吉尔·华许一路穿过长廊,向着尽头那掩着门的房间走去。


长廊上四散着许许多多人的尸体,带着各种各样定格在最后一刻双眼大睁的神情,有御医和侍女,有“早已死去”的军人,有王宫卫士。他们身下尚未完全冰冷的血洼还在流动,那细微的声响犹如黑夜里的死亡一般圆滑而寂静。


然而吸血鬼对此视若无物。


与他同行的华兹华斯博士才抬起的手,又在青年急匆匆的背影后沉默地收了回来。“教授”一手握着海泡石烟斗,低头看了一眼这些在故国眼下正经历的动乱中死去的同胞,终于还是轻轻地发出一声无言的长叹。


而这声叹息落地的同时,维吉尔也终于抵达了他的目的地。


他用才握过长剑的手小心翼翼地推...

©Imaginaerum|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