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核电站!今天用爱发电!

他们真好!

我会填坑的!

【随笔】Born To Die

*继续写《Megalo Box》,希望能解毒(x)

Born To Die

  在循环了将近三天的《The Beast》之后,我意识到,如果不能够给勇利写些什么,我可能很久都会这么一个不可自拔的状态……于是在把有勇利的部分又看了一遍后,终于还是决心动笔。

  说来动画中勇利有一个变化非常有趣,想必应该也有朋友与我同感:就是他面部作画表现的变化。第一和第二集的勇利,面部整体给我的感觉都更锋利冷硬。尤其是第一次与Joe打拳的时候,他的线条犹如刀劈斧砍,而且在不少的仰视镜头里,在高处的不败冠军更显得不可一世。而到了后来,尤其是从第十一集开始,勇利出现了变化。从作画上来说,前期的勇利,在面部特写...

【随笔】我正活在最棒的瞬间

*记于《Megalo Box》观后。


  最近想起四月份时追的《Megalo Box》,当初可能是因为工作与生活的状态不太好,第五集看到一半就没看下去,这一周某一天不知道是为什么忽然想起,于是周五晚上开了朋友安利送我的啤酒,一边喝酒一边补完了,匆匆发了条微博,借着略微的酒意睡了。


  这部动画在一开始也让我一度以为这是一个包裹在粗犷的近未来背景下,讲述反抗者与系统也与自己对抗的故事,直到看完才明白,《Megalo Box》的内核,依然是彻头彻尾地追问“存在意义”的浪漫故事。

  大概因为我是个存在主义的拥趸,所以才会那么喜欢这部作品。


  终将到来的...

【头文字D/凉拓】《Liebesleid》(下)

(下)


  “好,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吧——”

  驾驶座上的夏向·利文顿在头脑一片空白中只听到这句话,握着方向盘的手在掌心的冷汗下,无意识地松懈了几分。

  狭窄的车厢内,他听着自己在危机过后急促的呼吸,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迫使头脑彻底清醒起来,紧接着就听到副驾驶座上的导师一边解下安全带一边说道:“回去先洗把脸,冷静下来就睡一觉,明天我们还在这里继续练习。”


     少年人无言地张了张口试图说点什么,不过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跟随导师——已退役的拉力赛车手藤原拓海——打开车门,走下车。...


问卷

谢谢 @L’impossible  阿翎点名,好几年前也填过一次,不过现在看着这些问题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就不要脸地再玩一遍x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长弦。弦是当年开始写同人时给自己取的昵称,长是随便从前一个ID里抓上去配的(等等)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小学四年级。一年后上了贴吧,开始写同人,当时应该是觉得自己去给笔下的人物创造各种故事很有趣。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我不知道。翻了一下六年前填的问卷,那时候就不知道了...

【头文字D/凉拓】Liebesleid(中)

(中)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泰戈尔《飞鸟集》


     已经是最深的子夜,就连最后一名热爱山路的赛车手也离开了秋名山。道路两侧的树木只剩下僵硬的枯枝,静静地与同样无言的冬夜对峙着,要在这里坚守到尚且毫无迹象的春日。
     而就在这万物阒寂中,却突然闯入一道独特的引擎声浪,尖锐高亢,猛地叫醒整条山路。两道车头灯也像两把分开的利刃,深深地扎进夜色里。全力奔驰的白色FC在残留着积雪的路面上滑行通过一个又一个...

【头文字D/凉拓】Liebesleid(上)

*MFG背景设定下的凉拓。

*随缘写的短篇,目前没有糖。

(上)

在我所做的一切事中,
分离是唯一不可避免的。
                     ——耶胡达·阿米亥《在我最坏的梦里》

  排气管轰鸣的声浪和轮胎的尖叫回响在黑夜下,它们横冲直撞,明明愤怒得找不到方向,却在下一刻突然陷入了无边的死寂里,只剩下赤城山料峭的夜风。
  心里立时就有一个声音提醒他,是AE86

【崩坏3rd/奥托中心】Letter

*奥托中心短篇,有一点点点点的奥瓦;

*我流奥托,反正诉衷肠是不存在的。

***

 
  “亲爱的瓦尔特:
  “展信佳。这可能会是‘小丑阿尔法’最后一次给老朋友写信了,哪怕看在这个份上,也希望您能够读完这封信。”
  
  此时此刻,夜晚已在维也纳的怀里悄然安眠。
  这是一座气质奇妙的城市。从郊外的阿波卡利斯庄园望去,刚刚自大战中恢复的虹霓下的它仍是一身华服,既像未曾经历风霜摧折的少女,目光清澈笑容甜美;又像饱受世间冷暖的老妪,拥抱的双手温柔且无力。
  
  而这座庄园的主人,天命组织的掌舵者——奥托·阿波卡利斯——也是此时此刻的写信人,将手中的鹅毛笔蘸取了墨水后又继续不疾不徐地写...

【头文字D/凉拓】Illumination(21)

朋友们,我弦汉三又回来了!

(赶在年更前)

(住口吧)


*


Chapter 21


  被无数人期待着的,属于追逐与超越的赛车之夜终于又一次到来。

  入夏后茨城一直持续着闷热潮湿的状态,空气感觉黏糊糊的,连那么一丝可怜的清风都动弹不得。

  

  山道沿路被观众围得水泄不通——尽管Project.D已经不会在赛前公告比赛的时间地点等信息,但身在圈子里的人只要有心一打听,还是瞒不住的。

  “大辉,你觉得社长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他是在暗示Project.D有可能会赢下Purple Shadow的两位前辈吗?”此时站在一个弯道旁的酒井和二宫大辉当然也属于这些圈内人,...

“世人啊,冀以锁系神明!”(FGO第七章通关感想)

*以下涉及大量剧透。


——————


  “人世已不再需要诸神的庇护。为了证明这点,本王筑起了城塞,你们也回应了本王。本王并不认为这是错的,而最后的考验以最为极致的姿态显现了。现在正是否定起源之神,开启吾等人类时代的时候!听清楚了,本王的精锐们啊!

  “这是真正与神的诀别之战!将你们的性命献给王吧!哪怕只剩最后一条生命,都将用于向后世传达吾等乌鲁克的荣耀!”

                     ...

2017年总结

感觉很久不写总结了,之所以会想起来是因为前段时间整理onedrive发现了自己以前时不时会写的关于写作的总结,感慨之际决定今年一定要给自己写个总结。

回看这一年,总觉得变化极大,又觉得自己毫无长进,一事无成。放弃考研,彻底转行,和客户和供应商和合作方打交道,政府部队社区事业单位院校企业(还进了趟拘留所的监室),谈不上见多识广,也勉强算是三教九流都接触了一遍。想起来倒是不曾违背自己半年前决定转行的初衷,然而依然感觉茫然。

虽然对外也对自己说既然决定了就没什么回头路(冬至时候我爸甚至还和我提希望我继续考研),也有了对工作的下一步目标,但还是会担心是自己习惯性头铁。思来想去只能结论为书读得太少想...

©Imaginaerum|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