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阴谋与爱情(07)

07

  

  很久以前,韩文清和叶修一同参加了一场葬礼,他们的一个战友的葬礼。

  那是一件保密等级极高的海外任务,结局是联盟的胜利,用鲜活的生命换取来的胜利。但他的牺牲只能被记为演习的意外,不能记功,就这样沉默地死在了异乡的土地上。

  当时他们并肩站在一起,和墓碑有些距离,根本看不清上面书写的战友的姓名生卒字迹。万里的晴空下,风却被死亡捂住了声息,包括整个墓园都是一片沉沉的死寂,就连亲属低声的啜泣也像被凝固了起来。

  后来韩文清与叶修也跟随着来参加葬礼的人,上前把手中苍白的花束轻轻地放在墓碑前,直到这时他们才能看清战友的名字,刻痕崭新有力。

  一直等到葬礼结束,他们才向墓园大门走去,但叶修在铁栅栏大门前不远的一株槐树下停住了脚步。他掏出烟衔在了唇边,一面低头找打火机一面说着:“那家伙,还欠了我一包烟。”

  韩文清就在他身边,背脊笔直,他拿出了一个打火机抛给叶修,也不接他的话。

  叶修很不客气地接过打火机,而点烟的动作还是那么慢腾腾的。他把打火机放在手里上上下下抛着玩,突然就丢出了一句话:

  “老韩啊,要是哪天换成我,记得别带花了,多带几包烟。”

  

  离开控制大厅,他们又一路来到了参观台,那近百米的钢铁塔架随着脚步而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高不可攀。

  因为常年气候干燥,加上背靠沙漠的地理位置,A国的天空即便是晴朗的也很少见那种剔透动人的湛蓝,而是像一块蒙了雾的玻璃,反射着丝绒一样的日光。韩文清仰起头,微微眯起眼睛望着已经近似一个黑点的塔架顶端。

  叶修的“世界之树”计划意图很明显,壮大A国的军事实力,也就是提升了A国在该地区的实力,从而联盟很有可能重新考虑是否要向这里增派部队,甚至可以让日益受到财政压力的联盟选择撤兵。

  他将A国变成深不见底的沼泽,却撤下伪装,来让联盟意识到等候在它的海外扩张道路的前方是什么。

  “世界之树”的威胁不如核武器来得直接震撼,但只要是眼光长远的人都能看得出这才是最强大的武器。核武器也许能够扭转局势,但现代化的国防和背后的经济效益却能主导整个战争。

  但是现在却又有了变化——

  “陶轩那一派人果然还是太危险了。”

  蓝雨战略资源公司的少董有着与这片火山蓄势待发的地区格格不入的嗓音,温和干净。

  A国的情报安全局局长也接上他的话:“有确切的消息表明,他有打算用油田开采权来和联盟交易,可能换来大批军火也有可能是安全和约。他想尽快摆脱你对A国的影响,越干净越好。”

  叶修摊开双手笑道:“哥也不想赖在你们这儿啊,不然你们谁去跟联盟说说,再把我招回去?”

  喻文州的微笑里有些无奈,王杰希也没有接上叶修的话。在场四人,都十分清楚叶修如今的处境:从“世界之树”的枝干渐渐强壮的那一刻起,叶修就成为了联盟伸向世界的巨手手心里的那颗钢钉,牢牢地刺入了它深厚的血肉。

  如果叶修真的被联盟招回去,应该也只有永久的监禁在等着他。

  “总之,不能放任联盟和陶轩。”叶修直截了当,“所以咱们就干脆一点,也让委员会好好地清醒清醒,别大炮和卫星搞到手了就乱来。”

  强大的军备实力确实是A国令联盟犹豫的重磅筹码,国防的提升也的确意味着政治力的提高,但A国暂时还没有与此对等的经济力量。利用不好,伤人伤己,还有可能使得这片本就处于全球战略重点的地区再次陷入混乱。

  准备离开前往下一个地方的时候,王杰希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眼神意味深长。

  ——“叶修,你培养出了一个怪物。”

  面对这样的话,叶修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半晌,他才歪了歪头,扬起眉对一直与他并肩而立的韩文清说道:“怎样,老韩,再来跟哥干一票大的吗?”

  身后余晖漫漫,透出锈蚀一样的猩红,溶入了那高大耸立的黑色发射塔架,就像是一场弥天盖地的大火,燃烧一切。

  

    漆黑的小型会议室内,只有投影幕布上的高精度卫星地图在发出冰冷而快速闪烁的荧光。

  这是A国首都军备区的地图。

  虽只称为军备区,但依现今军事自治委员会居于A国权力的中心地位的形势,这里完全可以称之为整个国家机器的心脏。

  军备区中心是一栋三层楼的建筑,乳白色的楼体并不起眼,可它的里面却有着自治委员会的会议厅,委员会的委员以及总参谋部都在此处办公。

  “后面的军备库是重点,不快速拿下这里就不具备威胁的条件。攻打的过程既要吸引、牵制军备区的火力,又要保证必须成功,来顺利合围委员会。”喻文州有些担忧地注视地图上的某片区域,沉下声音说道,“叶队有什么看法吗?”

  “文州你现在手里拿得出一个营吗?”咔地一声传出来,幽蓝的火苗自打火机里蹿出,跳跃在黑曜石色的眼瞳深处。

  王杰希挑眉看向叶修。

  “一个营没问题,但是叶队你要负责那里的话,前方的包围又有谁负责?”

  叶修嘴边的烟上的火星,随着他的话而一晃一晃的,让人看着就觉得懒洋洋的:“当然不是我,这里就有比我更合适更擅长的人在啊——”

  他扭头凑近沉默的韩文清,苦涩的烟草味环绕了上来。

  韩文清直接迎上叶修的视线。火星燃烧在黑暗里,照得两人内心都极其明亮,却又是习以为常的平静淡然。

  叶修笑着反手拍了拍军人宽阔的胸膛:“就交给你了。”

  

  “短时间内从哪里调进来一个营?”在情报安全局所在的小院子前告别喻文州与王杰希,韩文清叶修两人朝着停在不远处的越野车走去。

  叶修双手都揣在兜里,慢吞吞地:“你要是想,一个团也行啊,我这不是怕你带不动嘛。”

  一颗白菜不够?那再多要两颗呗,就怕你吃不完。

  他们毕竟是特种兵出身,更擅长指挥小规模的精英战斗,而非是大规模的军队对抗。

  “而且,谁说这个营是要调进来的?人可是本来就在这儿的。”叶修笑眯眯地接着说。

  “在委员会的眼皮底下调动正规军搞政变?”韩文清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准备发动车子,“那个喻文州是什么人?”

  紧随着坐上副驾驶座的叶修竖起了食指,在唇边比划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这可是秘密,一般人我都不准备告诉他。”

  这的确是A国的惊天之密。

  蓝雨战略资源公司的少董喻文州,竟是曾经令国际上多少人为之扼腕叹息、A国多少人为其“早逝”痛哭失声的前任A国国防军元帅的儿子。

  当年A国内外交困,那位元帅自己组建起一支军队,凭借不世出的军事之才平息多地混乱。又建立如今的军事自治委员会,对抗被联盟等大国扶植起来的政权,却在最后时刻暴病身亡,冉冉升起的将星就此无声陨落。

  而元帅的个人生活十分低调,加上或许是为了能在战乱中庇护独子,又或是出于其他目的,喻文州是随母亲的姓氏,因此知道元帅结婚并且还有一个孩子的人寥寥无几。

  如此,联系BR公司自喻文州掌握实权后不断高涨的地位和实力,一切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叶修把烟灰弹出车窗外,干巴巴的晚风从指间穿过。他既不像是在说一个秘密,也不像是讲述一个故事,平铺直叙却正中要害:“当然,说是有正规军的名头,但那批人完全可以说是他的亲兵了。”

  

  兴欣海运在首都的驻点。

  平凡的两层独栋别墅,里面的灯光都已经亮了起来。叶修刚打开车门,那安静的车载卫星电话突然响起,犹如黑暗丛林里突然闪现的匕首的锋芒。

  叶修忍不住挑了挑眉,心里电光火石的一瞬,混迹战场多年,生死之间的直觉有的时候就是那么灵敏得可怕。

  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伸手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另一端开口说了什么,叶修愣了一愣后就轻轻地笑出了声:

  “是啊,好久不见,冯将军过得怎么样?”

  走下车的韩文清听到这句问候立刻回身,正正对上了叶修隔着车窗看过来的视线。叶修一边听着卫星电话,一边给韩文清无声地做出口型。

  冯、宪、君。

  联盟的陆军司令,曾经的叶秋与韩文清的嫡系上司。

  “这个嘛,我没办法帮老韩决定,要不您自己跟他说吧。”说着,叶修已经把身子凑了过来,降下车窗将电话递给韩文清。

  听筒上还有很淡的余温,韩文清接过电话后还退开两步,好让叶修直接从驾驶室这里开门下车:“将军,是我。”

  “文清啊,那次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伤好得怎么样了?”

  “伤得不重,没什么问题。”

  “……嗯,那我就放心了。你现在不用急着回来,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除了叶修,不要告诉任何人。”

  与此同时,叶修也站到韩文清身旁。从别墅内透出的淡黄色的将他们的影子一直延伸到身后,融入那浓稠的不可见的黑暗之中。

  卫星电话那头的冯宪君叹了一口气,这位联盟陆军司令再开口时,声音听起来多了几分难言的苍老和疲惫。

  ——“我要你参与叶修的行动,务必成功,让联盟无法再向A国增派部队。”


  TBC


※为了防止误会,还是简单说一下吧。本文最初的灵感的确是受《军火女王》的启发,但后续完善的情节以及人物关系与《军火女王》并没有关系。当初开楼也是考虑到这个才没有标注为军火女王的paro。


评论(10)

热度(11)

©Imaginaerum|Powered by LOFTER